百舸争流 不拒众流方为江海

 

 

共建和谐社会  携手你我他

Build a harmonious society, hand in hand with you and me

每日学术研究导读

首页    资讯公告    每日学术研究导读    每日学术研究导读

原文《意识研究的两难问题:明知微软小冰是聊天程序,你还是会喜欢她?》

研究院导读:意识是什么?意识和大脑的关系是怎么样的?意识的科学研究能做什么和不能做什么?是否能实现人工意识?前复旦大学生命科学学院教授、计算神经科学的专家、第四届认知神经动力学国际会议(瑞典)的成就奖获得者顾凡及先生,在原文中论述了他对这些问题的看法。
作者认为,意识没有一个公认的定义,但是这些定义中一定要找出一些共同特征的话,那无疑是意识的主观性和私密性。意识只存在于主体的内心之中,而且不能为其他主体所共享。而且,“意识是特定脑中特定神经活动的一种不可还原的涌现性质。”也正因如此,查莫斯所提出的著名的“困难问题”——“主观的意识是如何从客观的脑中产生出来的”——本身就是一个提错了的问题。我们应该问“什么样的系统的什么样的活动在什么样的条件下会涌现出意识这样的特性?”这时候我们就要面对意识研究中的一个两难问题,即意识研究的根本困难在于意识的主观性,外部观察者不可能观察另一个主体的内在意识,他所能观察的只是对方的行为或神经活动;如果仅凭行为就来判断主体是否有意识,就可能把本来没有意识的主体误判为有意识;而如果不看行为或不听取主诉,我们又没有其他手段知道主体内在的意识内容,那么可能把本来是有意识的主体误判为无意识,或者根本无从知道其是否有意识。最后,作者还认为,我们不应该发展真正有自主意识的机器。

微信图片_20191121153615

图片来源于网络

 

原文《脑智前沿科普|当我们说话时如何选择单词?

研究院导读:说话是我们每天频率较高的行为之一,对健康者而言看似简单的行为,该行为的大脑运行机制却并不如想象般简单。正常运行的大脑中,所有的部分都在一起工作,因此很难区分大脑的哪些部分执行哪些行为。为了知道说话过程的不同步骤和大脑的不同区域是否正常工作,研究人员可以观察被试命名图像的速度,以及所犯错误的数量和类型,也可以利用复杂的机器和技术来更直接地研究大脑活动。通过功能磁共振成像(fMRI)可以呈现当我们在选择说什么单词时,左侧额叶皮层和左侧后颞叶皮层被激活。尽管这个技术告诉了我们很多关于大脑是如何工作的信息,但是如果没有看到这些脑区停止工作时会发生什么,我们很难确切地知道这些大脑区域具体在做哪些工作。在选择脑损伤的被试进行研究后,研究人员还意外地发现了脑损伤后大脑的重组能力。

微信图片_20191121153619

图1 当我们给图片命名时大脑中发生的事情

 

原文《中国自杀率下降,主要原因是什么?

研究院导读:原文是世界卫生组织精神卫生处顾问、美国哥伦比亚大学临床精神病学与临床流行病学教授费立鹏于11月4日在腾讯医学ME大会上,就自杀干预和预防计划进行的分享。费立鹏教授是加拿大人,他于1971年获得加拿大McGill大学心理学学士,1974年获得加拿大McMaster大学医学博士学位,经历了在新西兰Auckland大学附属医院作住院医生的工作后,于1976-1978年作为新西兰留学生在北京语言学院和南京大学学习汉语,后来又在美国华盛顿大学作精神科住院医师,并获得分别获得美国华盛顿大学获流行病学硕士学位与人类学硕士学位,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开始,他就比较关注中国人自杀的问题,而自1995年起专门研究该问题,在中国钻研相关研究已有30多年的时间。
费立鹏教授为我们揭开了国际上曾经流行的一个疑案,即所谓中国妇女自杀率特别高的现象。经过30多年在此领域的“深耕”,他认为,实际上中国妇女是自杀成功率高,而并非自杀率高。成功率高的原因是中国农村妇女容易获得农药。改革导致经济发展,中国城市化加快后,中国妇女不再是自杀成功率的异数。中国改革和发展的成果之一是统计上中国自杀率下降,也即中国自杀率从1990年之后下降得相当快,女性下降率比男性快,农村下降率比城市快,中国的经济改革和城市化使得中国的自杀率得到了下降。

微信图片_20191121153622

11月4日,世界卫生组织精神卫生处顾问、美国哥伦比亚大学临床精神病学与临床流行病学教授费立鹏就自杀干预和预防计划就行了分享。图源:腾讯医学ME大会

 

 

 

 

以上原文资料来源:神经现实、神经科技、知识分子
—END—
2019年11月11日 10:00
浏览量:0
收藏